在經歷了一季度業績的劇烈下滑後,曾經的“中國Facebook”人人網,又被“內亂”傳聞推向風口浪尖。“高管炮轟陳一舟憤而離職”、“陳一舟炮轟元老謀私”,接連發生的人事震蕩使得人人網成為輿論焦點。“連員工爸媽都打電話問他們,你們公司咋回事兒啊?”7月3日,人人網市場副總裁胡琛在接受新京報記者採訪時表示,“內亂”的傳聞中有多處細節失真。
  在真假莫辨的傳聞背後,人人網“光輝時代”的結束已是不爭的事實。這家曾經風光入駐資本市場的中國社交巨頭,掉隊於移動互聯網時代。在為盲目擴張、錯失時機、創新停滯付出了代價之後,人人網選擇返回起點——回到“校內”。
  老闆與下屬互相公開“炮轟”
  胡琛認為,陳一舟在管理上負有責任,“作為老闆,無論如何不該把與員工的爭吵放到網上去。”
  按照人人網市場副總裁胡琛的說法,人人網最近被裹挾進了“風暴中心”。
  近日,一封措辭激烈的辭職信,給人人網帶來了麻煩。離職的戰略發展副總裁杜悅在抄送給內部同事及合作伙伴的信件中指責公司董事長陳一舟,“作為領導和為人都非常負面”,並要求馬上離職。
  陳一舟在發給內部員工的郵件中解釋說,杜悅之所以做出上述行為,是因為其職位期待沒有得到滿足。胡琛對新京報記者表示,今年1月,人人網啟動對一家被投資公司的盡職調查,杜悅在負責這項工作的過程中提出,自己是該公司CEO的適當人選。“但這家公司的創始人還有股份在裡面,推選CEO要幾方有共識,不是某個人說了算的。”
  胡琛說,在公司內部,杜悅給人的印象一向是話不多、溫和穩重,他的“抓狂”讓人感到意外。
  與“高管炮轟陳一舟憤而離職”事件一起引爆輿論的,是“陳一舟炮轟元老謀私”:陳一舟公開在自己的主頁下更新狀態,指責得力干將楊慕涵利用人人網的團隊為自己家人推廣同類競爭產品。楊慕涵是人人網元老,跟了陳一舟八年。在此事後,楊慕涵離職。
  有媒體報道稱,加上杜悅和楊慕涵,人人網近一個月內已經有4名高管先後離職。不過人人網對這一說法並不認同,“怎麼數都數不出4個來。”
  胡琛說,楊慕涵的離職是由於個人和家庭原因,且早在兩月前就已提出申請並確定日期。至於杜悅的“憤而離職”,胡琛認為是溝通出了問題。他強調,高管離職屬於“偶然的”、“孤立的”。
  不過胡琛也表示,陳一舟及其管理團隊要承擔責任,“作為老闆,無論如何不該把與員工的爭吵放到網上去。”
  3月底,人人網高層在陳一舟的提議下開了連續4周的“反思會”。陳一舟要求高層就他在日常管理和公司戰略等的失誤提出直言不諱的批評。於是,身為老闆的陳一舟在這個會上遭到了來自管理層的各種批評——其中包括“你憑什麼認為自己是最牛的產品經理?什麼都要聽你的。”
  打贏開心網、朋友網,又來了微博、微信
  人人網耗費了多年心力建立的社交網絡優勢,被來自智能終端的對手們一舉破解。這一過程“突然”且“快”。
  一地雞毛的風波背後,是曾經風光無限的人人網已從塔尖跌落的尷尬現實。
  2011年上市伊始,人人網曾是中概股中最為風光的幾家公司之一。如今,其市值也已遭遇嚴重縮水,從當時的55.3億美元縮減至12.9億美元,縮水約75%。
  財報顯示,人人網今年一季度營收2490萬美元,同比下降39%,游戲、在線廣告、互聯網增值服務營收齊齊下挫。其中,游戲營收為1270萬美元,同比下降52.5%;毛利潤為870萬美元,同比下降65.2%。
  2006年10月,陳一舟所在的千橡互動集團收購當時的校內網,提供實名社交服務,三年後改名人人網。截至2010年4月,人人網日登錄活躍用戶約2000萬。2008年,“開心農場”游戲在人人網推出後火爆一時,玩家最多時曾超過1億人。
  當時的人人網並未意識到,所有這些光環在2011年之後飛快隱去。
  “剛開始,開心網跟我們打,打到後來沒有了。騰訊搞了個朋友網,又沒有了。當時我們說,嘿,打贏了兩家,我們終於活下來了——結果出來個微博,一半的人看八卦就去那兒了。緊接著就是微信朋友圈。”胡琛談起人人網被對手超越的歷史,感嘆這個過程的快和突然。
  人人網耗費了多年心力建立的社交網絡優勢,被來自智能終端的對手們一舉破解。“我們以前還得指望別人填各種資料,現在任何一個手機社交App,都可以直接從你的手機里調取通訊錄,自動幫你搭出一個社交網絡。這時大家就是無差別格鬥,從實名制這一壁壘來看,我們已經不比別人有什麼技術含量了。”胡琛說,“但至少人人網與曾經的競品相比算是堅持下來了。”
  “過去幾年走錯了路”
  上市後,不差錢的人人網顯得有些“得瑟”,投資了“很多奇怪的技術”。
  到了2012年,用戶在微博、微信App上動動拇指就能建立圈子、獲取資訊。人人網的手機端還停留在對網頁版的照搬上,從內容到體驗上毫無亮點。“PC時代,我們比論壇和博客領先,所以就美了那麼幾年。移動互聯網時代,我們落後了。”
  這個時期的人人網在忙些什麼?從歷史報道中不難發現,2011到2012年,陳一舟正帶領著團隊在游戲領域高歌猛進。
  上市後,不差錢的人人網顯得有些“得瑟”。“投資了很多奇怪的技術,當時甚至為游戲建立了3D、體感實驗室。考慮很遠以後的未來趨勢,反而忽視了眼前的事情。”或許正因如此,人人網自主研發的游戲精品並不多,人人平臺的爆款游戲如風靡一時的“偷菜”是第三方游戲公司開發的。“偷菜”逐漸沉寂之後,人人網再無更加驚艷的產品。
  2012年12月,因為刷榜行為“太高調”,人人游戲推出的系列應用全部遭蘋果應用商店下架。在此之前,通過刷榜,人人游戲占據了蘋果應用商店游戲區前十位。下架處罰使人人游戲立刻失去了一個重要渠道,也直接打擊了游戲團隊的信心。2013年年報顯示,此前作為人人網現金奶牛的游戲收入首次出現下滑;2014年一季度,人人游戲的頹勢不減。
  “過去幾年走錯了路。”陳一舟在內部反思會上說,“我們要復盤。”
  “浪子回頭”重歸校園
  隨著微信等應用的市場份額越來越大,陳一舟認為,“人人網只有走差異化的道路才能在行業有一席之地。”
  “我們已經不去想‘連接每個人’這件事情了”。曾經被譽為中國Facebook的人人網,擴張之夢已經破滅。現在,人人網認為更現實的重心是聚焦在自己最擅長的人群之上。
  2009年8月,當時的“校內網”正式改名“人人網”,當時的陳一舟不滿足於只占領學生群體,打算像Facebook一樣拓展全人群。這一定位在人人網上市的時候為其贏得了資本的青睞。但此後,校內並沒有把用戶如願拓展到“人人”。
  今年3月,陳一舟在公司財報會議上表示,人人網在產品設計上將針對國內16—26歲的在校學生。用戶可通過訂閱公共賬號來實現查分數、課程、食堂菜譜等信息服務。陳一舟稱,隨著市面上包括微信在內的通訊工具的市場份額越來越大,“人人網只有走差異化的道路才能在行業有一席之地”。
  繞道五年之後,人人網回到原點。“人人現在把自己定位成酷的、年輕的品牌。”胡琛說。
  “去年Q4我們的活躍用戶數跌到4600萬,今年3月份就回到了5100萬”,人人網市場部人士認為,這應歸功於新版手機端的改善。
  在人人網團隊的理解里,以“秘密”“烏鴉”等為代表的App將成為社交產品的第四個潮頭,基於這種判斷,研發團隊推出了主打學生團體暗戀表白的匿名社交軟件“嗶嗶”。
  據介紹,陳一舟個人起初討厭“嗶嗶”這個名字,“聽起來低俗”。但是研發團隊認為出自網絡流行語“no can no bibi”的“嗶嗶”會更受90後歡迎,遂不顧陳一舟反對,自行定下了這個名字。可能是考慮到此前反思會上員工對自己管理方式的指責,最後陳一舟默認了這個名字。
  “迎合90後”,這是人人網的未來發展戰略。重新起步的人人網有多大勝算?
  易觀國際分析師龐億明表示,人人網正在轉型,移動端也加入了一些即時通訊的功能,但用戶已經被侵占,“先後面臨兩次市場衝擊,都錯過了應戰的先機。”
  如今,在蘋果商店的應用排名里,人人網的產品並不靠前,“如何讓目標用戶重新接納和歡迎人人的產品,這是要進一步考慮的問題。”胡琛說。
  □新京報記者 張泉薇 北京報道  (原標題:陳一舟反思過往 人人網重返校園)
創作者介紹

謝安琪

gqfciwknh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